《 找茬 · 找茶 》

從語文修辭上而言,這支廣告錯失了媒體巨大的影響功能 — 教育。 很多媒體人一聽到「教育」一詞就退避三舍,認為那是學校的事。 這恰恰反映了媒體教育的疏漏。 媒體本質上就天然地甩不開教育的特質—不管你要「教好」或「教壞」社會。 廣告業界有一句經典說:小心自己作品的(思想、文化)意識,因為觀看自己作品的,搞不好就有自己的至親和所愛的人—尤其是自己的孩子。 我跟廣告導演兼創意人Jaze說,以一伙凶神惡煞的黑道幫派穿梭在後巷中橫行霸道,叫囂要「找茬」,來對應本廣告最終銷售的產品《找茶》,是一個難得一遇且又天然融合的「文字花俏」的經典產物。 黑道找茬,「找茬」者,「麻煩製造者」也。 影片一開場,單刀直入,再直搗黃龍,來到了「茶室」,嘶喊一聲:「我要找茬(找茶)……」,嚇得在場客人目瞪口呆,全場定格。 須臾,一個龐然大物局部入鏡,身高超越了黑道老大半截身軀,忽而龐然大物俯身彎下,手捧托盤,上有《找茶》新產品,此「茶」非彼「茬」,一個twist的轉折,天都亮了! 很好的橋段,是中文廣告中,難得一見的精彩小品。然而我告訴導演,畫面上少了美術字幕以凸顯「找茬 · 找茶」的微妙文采,錯失了廣告教育(中文)的難得機會! 順便一提的是,劇中加插了阿嬤的孫子也叫「阿茶」的台詞及情節,既是「伏筆」,也為廣告提早發揮了「點睛」之妙。 我對導演Jaze說,為我特製一個加插「找茬」(Find Trouble)的美術字幕,以讓我下次在為國大中文系商業華語的講解中分享。

《足球教練不出場》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I4q83CxBEQ&feature=youtu.be 作者: 黄治澎 當少芬把她兒子所導演的May Bank賀歲電視廣告發給我時,我恰好在台灣桃園的細雨紛飛中。   少芬說兒子很執著,這支廣告都是他的意志。   不執著的導演,很快庸俗,一不小心就沉淪。   我暗忖:執著好。   在桃園細雨中看這支四分多鐘的「全連」廣告,有點思維錯位,如果不是那些組屋,看不出是我們的廣告。   「顏值」那麼高的「窮」組屋出現在影片中,運鏡極好,都是Shallow depth of field的鏡頭,也即是把難看的背景都模糊掉,高大上了中心人物。   美,有時很簡單,有時也很疲勞。   廣告中這麼美的姐妹花,童星亦然。   看多了草根化的本地視頻,很多製片都把本地美女俊男「安哥安迪」化;May Bank廣告的美女氣質都太超過,超過得讓人動容,終於,新加坡廣告有真美人了。   過去兩三年,我常說我們的視頻語言不修邊幅,甚至粗俗不堪,渣得不像話。   少芬兒子的廣告語言好得不像新加坡,這樣說,我自己打臉。   多少年沒聽到像話的華語劇情廣告片台詞,好的符合本地情境的廣告語言,還是難定位。   綜觀整體表現,作為一支廣告影片,年青導演有理由相信是被自己「克隆」了爸爸媽媽的創作DNA。   扣人心弦的敘事風格,一不小心,忘了他是本世紀的年青。   很悅目,很賞心,有血肉,有底藴,難得的作品。   「出類拔萃」有過之,「倜儻不群」猶可待。   但請別叫我示範,我暫時像足球教練,你沒見過足球教練出場踢球比賽的喔! Two sisters born into financial hardship created a make-believe red packet ceremony to escape […]

We are Great, as long as we know it!

Do you agree that so much of online content is plagued by lazy scripts that suspend the viewer’s sense of storytelling ?   The art of scriptwriting has always been regarded as a kind of gifted SUPERPOWER!   It’s been said that: “Stories move through the known world into the unknown world, and back aga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