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說系列 第二集:【兆錦說】 一筆漫畫一世情

【智能手機製作】SMARTPHONE PRODUCTIONS 

達人說系列 THE CONNOISSEURS

電視稿 THE VIDEO SCRIPT
自述:陳兆錦 NARRATED BY CHEN ZHAOJIN

綠綠的樹,微風吹拂在你臉上,這跟城市的生活有著很大的反差,為什麼我有這樣的感覺呢?

 

我今年已經70歲了,我還在城市裡奔波,為了生活,當然有一樣東西,就是為了我的信念。人家說,人生七十古來稀,那個“稀”字就是你能活到70歲啊,很少有。少有什麼呢?我覺得,生命還在啊,還可以活到100歲。少甚麼呢?就是你的奮鬥。

 

到了這個年齡了,就是你跟年輕人之間的一種較勁,也就是說,你必須緩慢、緩衝你的步伐,看著年輕人的發展,欸,等於說,你甚麼也不用做啦?你的經驗呢?你的人生閱歷呢?你當年所迸發出來的……“藝術之光”呢?難道就停了嗎?

 

我愛我的經驗,我愛我的生命,我要把我當年所學到的東西呢,在這個稀有的年代裡面,再發揮。實際上我現在還在動,身體在動,聲音也在動,還有我的思維在動,我的藝術魅力還在動。

 

為甚麼?學校的舞台上,經常邀請我在那兒表演。大舞台不上,小舞台另有一番滋味兒。

 

SOT小朋友:我喜歡聽故事……

 

聽到小孩子們的笑聲、驚呼聲,欸,不知不覺中我覺得,通過故事,這個美麗的情節,告訴他,甚麼叫人生?甚麼是活著的意義。啊,所以我在想啊,小朋友是可愛的,所以我必須在他們發育的時候呢,通過我以前在兒童劇社所學到的,語言、表演藝術,甚至是歌曲、舞蹈講故事給孩子們聽:

 

【兆錦講故事:《小飛象》】

 

SOT

“啊,你的蛋不要給我壓扁,你的蛋在哪裡?啊哈,大象媽媽謝謝妳啦。為甚麼樹上有一個大麵包?為甚麼大象可以爬樹了?妳去了哪兒啊?嗯哇……鴕鳥媽媽瞪大了眼睛,張開牠那鐵一般的翅膀;玩玩玩,到現在才回來?啊,那怎麼辦啊?嗚嗚嗚……我要媽媽。我不能回來的,我怎麼辦啊?蛋在上面啊,好大好可愛。”

 

美中不足的事孩子有時候聽不懂,欸,我們就用畫畫的途徑,把那個故事的人物畫出來。行嗎?在這樣短的時間裡面?行,功力還在呢。

 

為了這個環節,我不停地學畫,我覺得人生有兩個字我一直要堅持的,就是鍛鍊,你鍛鍊,熟能生巧。譬如說,演戲也是這樣,不同的講話、講台詞,你的語言就流暢了,你的表演就自然了。那畫畫也是一樣的,一樣要鍛鍊,那現在我不假思索的,一幅畫就出來了,神來之筆的感覺,那就是鍛鍊了。

 

所以朋友們,我們來到了70這個年齡,不是停格的年代,我們必須一起努力,把以前我們所有學到的東西呢,加工,熟能生巧,讓年輕人知道,鍛鍊出來的東西才是真的,才是實的。

 

有人問我陳老師你是什麼時候開始繪畫的,怎麼你畫得那麼生動?

 

畫,對我來說,是我的生命的一種結構。因為從小,我媽媽生了十個孩子,在印尼的時候。

 

我是第六個,就我一個喜歡畫畫,家窮,爸爸為了養十個孩子,沒有零用錢給你的,可是到了月底的時候,他也想辦法,買一本圖畫簿,還有一盒彩色筆給我。

 

爸爸就是爸爸,他好像看到我這個孩子,有這方面有才華,所以,在任何的窮困的情況底下,他都會支持我的生命走向這個方向。

後來來到了新加坡了,寄人籬下!喔,這個故事我們就不說了。寂寞,孤單。也沒有辦法跟父母撒嬌,我沒有這個權力,也沒有這個機會。那剩餘的時間就是畫畫啦,從早畫到晚。

 

到了參加兒童劇社, 我這方面的才華啊, 就好像一個世界打開了,為甚麼?舞台的表演必須有美術來襯托的。比如舞台上的佈景啊、網景啊。我開始接觸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學習台前幕後的表演專業,和幕後的美工製作,所以啊,我一邊參與舞台美術的工作,一邊學習話劇和歌唱的表演,那段日子,生活非常的充實,藝術之光,對我再也不是那麼遙不可及了。

 

我還記得在1970年,“平壤藝術團”來到新加坡演出,除了舞蹈好, 還有他們舞台的美工啊!哇, 驚為天人!怎麼畫啊?那個網景,還有背景怎麼說變就變啊?還有瀑布能動的呢!哇!這個給我很大很大的衝擊力,當我跟幾個搞美工的朋友到了他們的後台看,才知道這個和那個……可是人家有人才, 要畫出來的!這個畫的材料,我們新加坡是買不到的,用底片,因為這個底片有藥性的嘛,而畫的人呢,又不是在紙上畫,要在底片上面畫,一錯就不能改了。所以那個時候呢,我就因為這樣呢,非常小心地把那些山啊、景啊、石頭都畫出來,一次又一次地失敗。

 

可是有人說:“演出要到了,要嘛就不畫啊,要嘛就畫得好。要不然,觀眾看了會說,這是什麼東西呢?”

 

欸,我很喜歡山水的,我對山水的結構啊,還有它們的顏色特別地留意。所以畫了一張又一張,終於,把那個我所要呈現出來的畫面畫出來。後來在我們自己的演出、 在1973年的《東郭先生和狼》,那個是中國的風景……有山有水,哇,每一個人嘆為觀止。覺得,這怎麼畫出來?這麼有立體感,這麼有景致別緻的感覺。

 

還有《巴督山的傳說》,就是講馬來西亞的樹林啊,那個膠林的故事。我也畫出了叢林重疊,非常有自豪感、滿足感。那段時間可以說是我成長的一個階段,經過人家的批評,人家的不屑,人家的否定,可是,我還是繼續我的創作,畫出來了。 現在好像沒保留是嗎?因為那個年代沒有像現在有手機可以拍,不過呢,從那個時候開始,也奠定了現在我畫山水的功力。所以你看過了我的山水畫,你看,這是我現在畫的,這就是當年我在兒童劇社呢,在1970年代的時候呢,畫幻燈的時候呢,所留下的一些畫畫的經驗。

 

【下集先睹為快】

華亮(VO):“我跟你講喔,現在太多太多了咧,真的咧!”

 

兆錦:熱情是三分鐘,他的熱忱是一輩子。他的藝術的魅力是溶進他的血液中。華亮,在他的身上呢,我看到兩個字:藝術。他對於藝術的魅力是非常強悍的,生活非常簡單的,可是呢,他可以在跟你說戲的時候,他忘記了前面有一輛車開過來,你看,他忘我的感覺,在生活上,他可以忘東忘西,生活非常簡單的。所以在表演上的執著,在生活上的隨意,我看到了一個人的靈魂。他走了已經23年了,潸然落淚啊。

 

謝謝他,非常感恩,這些年來,我還能繼續這個熱忱,很多精神,都是跟他學的。

 

【兆錦說】第二部分

 

華亮:我今年41歲了,我比起很多變性人來說,我算是幸運的,她們之中,很多都變成 Call Girl,很少能夠找到一個地方,安安靜靜地過一輩子。就是他,叫我們上這個節目的。

 

“我跟你講喔,現在太多太多了咧,真的咧!”

 

兆錦:熱情是三分鐘,他的熱忱是一輩子。他的藝術的魅力是溶進他的血液中。華亮,在他的身上呢,我看到兩個字:藝術。

現在很多人看到我,也下意識地叫我『哎,華亮』!喔,叫錯了。

 

所以在我的身上還有華亮的影子,這坦白講我們以前的合作給他們印象很深,當然華亮存在的份量比我重,因為他演得好,那我也要說,沒有華亮,我就不能上電視了,是他牽引我的,他迫不及待地要跟我合作,因為他覺得我跟他的默契無間,也只有他才了解到,他的節奏。

 

就這樣我們走進了電視,生活也變了,在電視節目裡面,我們演出了很多的風趣的小品。哇!那個收視率,真的,一節一節地提高。為甚麼呢?我們演出的都是一些接地氣的市井的生活,民生的問題,觀眾能夠接受,紅了以後我們的生活也轉捩了。

 

跟華亮合作不容易喔他做事特別快,那麼,他的意思,他的表演,他的容量,像一個球一樣,把球拋下去你要接,哇!這個接的過程啊,你必須非常準確地跟他配合。我們經常要上電視的時候,在廁所外面彩排了6次,沒有稿的。

 

這個過程喔,我現在想起來都害怕,可是我們做到了。在上台的時候,我們一字不漏地根據我們排練的東西演出來。

 

以下是電視搞笑劇的精彩畫面:

華亮:“你到底在哪裡等,有沒有在那個Hotel等 。什麼Hotel?”

兆錦:“有啦,馬可波羅啦!”

華亮:“什麼馬可波羅啊?我是叫你去阿波羅啦。”

 

兆錦:“Sorry…”

華亮:“Sorry,Sorry? 你是Purposely的。(故意的)”

 

華亮:“睡好一點,真的可憐了啊!哎呀,這樣慘,不然睡下來啦!”

 

華亮:“阿瑋瑋啊,吶,不要到處跑蛤,Okay?Bye Bye!乖喔!哎呀,你看他們真的缺德啊,啊……在電梯裡頭小便,你看臭得要死,又不懂……不懂是什麼東西,臭得要命啊,有時不是那些小孩子,那些老人家也是……”

 

華亮:“我不是說你喔,你為甚麼穿到這樣?喔,你是去SBC拍那個電視劇啊?喔……咖哩菲啦!哈哈哈,哎呀,我是有拍過的啦,不要緊張啦,看你怕到這樣。哎呦,冷冷的。你幹嘛這樣看著我?”

  

華亮:“給我講話嘛,你到底現在是你做廣播員還是我做廣播員啊?”

兆錦:“好,謝謝你喔。”

華亮:“我問你啊,一個問題啊,聽清楚了啊。  ”

兆錦:“清楚了。啊……”

華亮:“我跟你講,請問喔,新加坡懂不懂?”

兆錦:“啊啊,懂……”

華亮:“新加坡的動物園喔,在哪裡?動物園啊?在哪裡?”

兆錦:“啊,動物園啊,是不是那種會動的那種啊?”

華亮:“當然會動啦,不會動是博物館!”

 

這樣的一個表演的過程,表演的難度,我在華亮那邊學到,所以在表演上的執著,在生活上的隨意,我看到了一個人的靈魂。跟華亮在一起的一種溫情,我們為了一段話,為了一個情節,吵架了,不說話了。你說,第二天會怎樣?他沒有隔夜仇的。他就像往常一樣,熱情的、溫暖的。“哎,昨天我們講的東西你還記得嗎?”我們再排一次上台了。這方面我要跟他學習,善良啊,沒有隔夜仇啊!把你當朋友啊!

 

華亮,在他身上呢,我看到兩個字:藝術。他是一個對藝術很執著的人,想像力特別豐富,當他排練的時候那種忘我的境界,我都嚇了一跳。他對藝術的魅力是非常強悍的。我們覺得表演那個虎度門啊,香港有一句詞彙說,在表演之前,你跨過這個虎度門,就不是你了,就是演員了,你必須全情投入地在舞台上 演繹這個演員的精神面貌。

 

其實早期華亮在兒童劇社的時候呢,已經接受了嚴格的舞台演出的訓練了。所以在那個時候,華亮的舞台演出已經很精彩了。那我們離開了電視台之後,華亮並不寂寞,也不放鬆,他接受了很多舞台的演出,他演繹了不少名著的角色,接受挑戰。

 

他的演出,是深層的,有內涵的。把每一個角色演得淋漓盡致,讓人非常的感動。《私處》裡面他演的是一個變性人,華亮啊,把這個人物的生命力展現無遺。

 

【歌曲】

“你依偎在你床上都是那麼可愛的嗎?”

“這裡是著名的變性醫院,而你卻不是來變性的。”

“Christina, 我不是來變性Okay?”

“可是這裡的手術,只跟那個有關係啊。”

“Chris, 跟那個?什麼那個?”

“私處……”

“我的的確確是要來動手術 是要來開刀,是為那個……”

“私處啊?”

“我今年41歲了,我比起很多變性人來,我算是幸運的。她們之中,很多都變成了 Call Girl,很少能找到一個地方,安安靜靜地過一輩子。就是他,叫我們上這個節目的。 ”

 

華亮在藝術領域上的成功,我覺得他對東西的真誠和熱忱,你要說熱情還不夠啊,熱情是三分鐘,他的熱忱是一輩子。他的藝術的魅力是融進他的血液中,不離不棄的。所以人的真誠啊,我覺得很重要。

 

在生活上他可以忘東忘西,生活非常簡單的。可是呢,他可以跟你說戲的時候,他忘記了前面有一輛車……

“華亮……”

“喔!” 大家……嚇了一跳,赫然地看四周,“甚麼?” “剛才……剛才有一輛車,在你面前開過你不知道嗎?” 你看他忘我的感覺。

 

1995年, 華亮還是遇到車禍

 

“本來星期四要見面的,就是因為我加班而沒辦法,就取消了。最後一天,就是那天早上出事的時間華亮打電話給我,要跟我談《蝴蝶君》的事情。那就是最後一次我跟他通電話。很匆忙……連說一聲再見……他就是這樣,很匆忙。”

 

他走了已經23年了,現在我單槍匹馬地,在一個舞台上做司儀的時候,我好像看到23年前,我跟他合作的那個狀況。

潸然落淚啊!

謝謝他,非常感恩,這些年來,我還能繼續這個熱忱,很多精神,就是跟他學的。

 

字幕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继续阅读..

90

个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