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賓說:動作無國界】

【智能手機製作SMARTPHONE PRODUCTIONS 

達人說系列 THE CONNOISSEURS 第一集

【艷賓說:動作無國界】
電視稿 THE VIDEO SCRIPT
自述:王艷賓 NARRATED BY ACE WANG

旅居新加坡超過20年的武術指導、動作導演王艷賓,暢談自己在菲律賓參與了幾部大型電視連續劇的製作,談話中對自己以武術動作為傳播東方文化並培育了菲律賓不少年輕後進的舞蹈員成為武行新生軍,深感欣慰與自豪,這帶給菲律賓電視連續劇一番新景觀。

你問我,一個華人怎麼可以在非華人的國度裡面,來傳達文化,這是很矛盾的。為甚麼呢?

你要問我,我是做什麼呢?

其實,我在菲律賓是拍電視劇的,電視連續劇的。

在菲律賓這個國家,電視還是一個主要的傳播文化的媒體,電視連續劇在生活當中是很重要的。所以你問我,哇,你一個華人,怎麼跑去菲律賓拍電視劇,而且你懂得他們的文化嗎?其實我告訴你,我真的也不懂。如果你要知道,我是通過什麼方式,來傳達這樣的一種文化時,那我要告訴你:我的職業是什麼?

我的職業就是–動作導演。

PID
其實,“動作”本身是沒有國界的。任何人都有自己的“動作”,對不對,他的動作出來了,好看就是好看,不好看就是不好看。動作本身的內涵是有文化的,動作的型態,那就是文化,尤其是我們在拍電視的時候,也就是動作場面,那就是文化。

我接觸到菲律賓的電視劇製作之後,了解到了菲律賓的“動作文化”是什麼。其實它受西方的影響是蠻大的,所以在它的戲裡面呢,每一個動作都很西方化,非常直接。我作為一個華人動作導演,要參與到他們的製作當中,如果我沒辦法能夠把一些新的元素帶進去的話,那是沒有優勢的。

“And… Action!”
所以我了解了他們的動作概念之後,我就在想:我怎麼可以把我們東方的一種動作文化融入到他們的製作當中。

 

“Action…”
他們是很直接的, 比方說,一個人走過來,他就……砰……!這個人他就倒了,沒戲了。可是,這個就是西方的一個動作。這在華人動作戲都的裡“動作”不一樣,舉例來說,在華人的動作中,一看有人來了之後,他首先不是先打他,而是先躲他、躲他……“砰……”,這時候他兩下動作,“砰……”,所以我們把這些動作給豐富了。

PID
因為中國的一些動作文化是比較花俏的,但這些花俏的動作不可以太Over、太誇張,太誇張的話,不符合它的文化。

可是你要能在他這些動作加上一些有觀賞價值的技巧,可能會讓觀眾覺得非常好看,所以,在這樣的一種切入點,我想,我怎樣可以把我們東方文化的動作,稍微改良一些,然後融入他們的拍攝,所以,這個東西出來後效果頂好的。

我在這整個製作當中,訓練了好多的動作演員,我們叫“替身”也好、“武行”也好,他們就是“動作演員”。他們其實真真正正的根本不是從“動作演員”出身的,因為他們都是舞蹈員。

我為什麼要用舞蹈員呢,因為舞蹈員的肢體協調性比較好,而且他們的翻騰跳躍技巧都很好,只是缺少了一點動作打鬥的概念。所以我就在這些演員當中,訓練這些舞蹈員一些“打鬥的動作”概念,所以當“舞蹈加武打”動作融合在一起後,我覺得挺棒的,為什麼?因為太好了,因為他們的身體素質加上自身的條件,外加他們對電視製作的熱情,所以這些年輕人……很好!

 

第二部分:
動作是不分國界的;文化其實是一樣的;所以為甚麼說一部好的動作片,不管你是在西方國家或者是在東方國家;白人的國家、黑人的國家……都沒關係,好看,大家都會追捧。

有一場戲,在一個沙漠,有很多人包圍男主角打架,本土的製作角度裡面,他們表達男主角的一個比較有Power的動作,一定是男主角永遠都是像”超人”一樣,見到人就一拳砰一個,也不管你來多少人,100個人、10個人,要是到他身邊,都會“砰砰砰”彈開了,所以他們的動作都是分階段的,一堆人湧上來也都是一個“砰砰砰砰”地把對方擊倒。

我想改變它一下,所以我就想到一個畫面,讓10多個人一起圍攻住他,男主角只需要一個動作,把所有10 多個人全部彈開,所以這就是我在一個非華人的文化中,可以傳達我們的“動作文化”了。

 

整個製作過程我是很開心的,也很enjoy,雖然有時候雞同鴨講,我比手畫腳,他們也比手畫腳,可是當我把一個動作概念交給演員的時候,他們都很聰明,演員學動作的時候都“真聽、真想、真感覺”,他們都能理解我在講什麼。

工作人員也一樣,當你告訴他們自己需要一個怎樣的角度,要拍怎樣的感覺……其實我在講的時候,可能沒人聽得懂,但是當他們把鏡頭按我的要求擺上的時候,霎那間就已經能感覺得到了,而且以他們的專業,豐富了整個畫面。

當我們完成一場戲的時候,我覺得,“專業”,還是需要一組有“熱情”跟有“創造力”的人在一起合作的時候,是可以做出來的。

我也很開心,除了自己在這個環境裡面,可以通過電視畫面傳達一種東方人的一種文化,給了他們年輕人一種生活的技能吧。

我相信他們將來成為菲律賓電視動作的主流。

我拍戲有一個助手,菲律賓人,差不多10年、8年前吧,我第一次用到他的時候,他也還是一個舞蹈員,那個時候真的很青澀,什麼也不懂,迷迷糊糊的。可是他現在可以說是在整個菲律賓電視圈中,一個最棒的武術指導,就是在這一段漫長的、接近10年的合作當中,他很努力在學,他也很聰明。

至於我,只給了他一些能夠開發他想像跟創作空間的一個角度,他平時看多了菲律賓戲,武打動作的概念就這樣子,可是當他在跟我合作之後,我在帶他的這幾年當中,我走的路線永遠都不是在他的主流概念裡頭,我會在他的主流裡面找出一個角度,讓他去發揮一些不一樣的東西,所以這也開發了他對動作創作的想像空間,再加上他對當地的文化……他是菲律賓人,所以有他菲律賓文化底蘊的襯托,加上他對動作概念有著極大又豐富的、天馬行空的想像空間,你想想,他在整個菲律賓演藝圈,我相信,將來會更了不起。

他們的身體素質很好的,只是他們不會打嘛,所以你看我讓他們翻觔斗……其實很漂亮。可能是國家的生活環境與條件不一樣,所以他們很能吃苦,不怕痛,也不怕髒,所以這個對我來講太好了,因為拍戲本身就是一個很苦、很累、很髒的事情。

可能我無法完完整整地去理解他們心裡面想些什麼東西,可是我從他們的心態、跟我在一起接觸、合作的時候,我感覺到他們生活的這個環境啊,跟我們差太遠了。他們今天還需面對一種生活保障的挑戰吧,你看這些年輕人,他們都有一種熱情,因為他們做舞蹈員嘛,他們跳舞真的是好棒的,而且那種韻律啊,跟他們那種翻騰跳躍的難度,我覺得太棒了這些人。

你問他們為什麼要選擇跳舞?首先,他們參加比賽,就能獲獎,獲獎之後有獎金,這就是他們的一種生活方式。可是當有一個新的行業給他們的時候,就是說:喔,你去拍戲吧。

拍戲本身也是一種舞台的表演,舞蹈也是一種舞台的表演,所以他們都在一種表演的狀態下所產生出來的,他們對表演,一點都不陌生,而且他們喜歡表達。所以當你給了他們另外一個舞台空間拍戲,而且用回他本身已經掌握的專業,加入一些新的元素,他又學到了新的東西,對他們來說是太好了。

坦白說,拍戲的收入比他跳舞的收入高,這是很現實的,而且我們的工作是每天都在做,有收入,又可以表演,又不討厭這份工作,所以他們就來了,很好,很好,非常好。

出門在外靠朋友,當然一定是要有朋友引路,才會有機會到一個跟自己文化不一樣的國度,可以從事一個傳播文化的工作–拍電視。可是你又不懂得對方的文化,怎麼去到人家的國家拍電視劇呢?動作是不分國界的,我可以用我的動作文化,在一個完全不是我的文化的國家,傳播我的文化。

其實人生中是需要有知己、更需要有貴人的。我非常感謝我在菲律賓這麼多年、我的知己跟貴人Lester王小平先生。他是菲律賓的電影跟電視的導演、成功的企業家。非常、非常感謝他這麼多年與我的默契合作。也感謝我們菲律賓的特技組的兄弟們:特技360。因為有你們,所以電視會更精彩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继续阅读..

358

个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