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找茬 · 找茶 》

從語文修辭上而言,這支廣告錯失了媒體巨大的影響功能 — 教育。

 

很多媒體人一聽到「教育」一詞就退避三舍,認為那是學校的事。

 

這恰恰反映了媒體教育的疏漏。

 

媒體本質上就天然地甩不開教育的特質—不管你要「教好」或「教壞」社會。

 

廣告業界有一句經典說:小心自己作品的(思想、文化)意識,因為觀看自己作品的,搞不好就有自己的至親和所愛的人—尤其是自己的孩子。

 

我跟廣告導演兼創意人Jaze說,以一伙凶神惡煞的黑道幫派穿梭在後巷中橫行霸道,叫囂要「找茬」,來對應本廣告最終銷售的產品《找茶》,是一個難得一遇且又天然融合的「文字花俏」的經典產物。

 

黑道找茬,「找茬」者,「麻煩製造者」也。

 

影片一開場,單刀直入,再直搗黃龍,來到了「茶室」,嘶喊一聲:「我要找茬(找茶)……」,嚇得在場客人目瞪口呆,全場定格。

 

須臾,一個龐然大物局部入鏡,身高超越了黑道老大半截身軀,忽而龐然大物俯身彎下,手捧托盤,上有《找茶》新產品,此「茶」非彼「茬」,一個twist的轉折,天都亮了!

 

很好的橋段,是中文廣告中,難得一見的精彩小品。然而我告訴導演,畫面上少了美術字幕以凸顯「找茬 · 找茶」的微妙文采,錯失了廣告教育(中文)的難得機會!

 

順便一提的是,劇中加插了阿嬤的孫子也叫「阿茶」的台詞及情節,既是「伏筆」,也為廣告提早發揮了「點睛」之妙。

 

我對導演Jaze說,為我特製一個加插「找茬」(Find Trouble)的美術字幕,以讓我下次在為國大中文系商業華語的講解中分享。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继续阅读..

306

个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