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963到2021– 掌握每一个人生契机》#2

文:黄治澎【下】

国家日志

从黑白到彩色,RTS担负了记载国家发展进程的历史使命,镌刻了极富传奇的时代转捩,恰如时任文化部长的已故拉惹勒南在1988年电视启播25周年时接受时事特备节目《国家日志》(Dairy of The Nation)访谈时直言:煽动反对新马合并者,不断付诸于暴力,如果只通过平面媒体的静态图片及文字,民众对暴力带来的破坏是无法切身感受并加以制止的。

部长务实的立场阐述,精准点出了电视的动态画面及其音响优势带给人体感官的超强震撼力,以电视报导相辅相承于平面报导,更能起到官宣反暴作用。值得追加说明的是,1965年国家独立后,电视与电台正式合并,成为真正意义上的RTS时代,在建国初期,电视台的一系列官宣报导,不仅稳健了社会发展,更有效勾勒出国家建设的憧憬蓝图,成功导引了各族民众在前路未卜的迷思中,明确了人生方向之馀,积极参与家园的构建。毫不夸张地说,RTS的奠基,确实引领了建国一代在惊涛骇浪、颠簸浮沉的一叶扁舟中,稳舵前航。

话说回来,从1962年的明确定案,新加坡电视台(TV Singapura)在不到一年的光景,大批借调了新加坡电台的职员助阵;文化部从澳大利亚、日本和英国同时引进了为数不少的电视精英,为电视台的新力军进行了严格的电视制作及工程技术的培训。电视影片的外景摄制使用的是菲林(FILM)拍摄,电视台也因此决定力邀了诸如邵氏电影公司,负责培训了第一批16mm的菲林剪辑师。

Picture2
16mm的剪辑需要把每一个可用及好的镜头整理及组织起来
Picture1
剪辑师把所有镜头悬吊在特制的架子上

以菲林摄制电视新闻及所有外景的时间跨度颇长,我在1980年代初加盟SBC时还赶得上16mm的末班车。众所周知,菲林不比录像带,曝光后再无法循环使用,而且材料成本高,一卷长度400尺的菲林购价,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是介于新币200300之间,拍摄时长仅10分钟,故一般电视台对拍摄后的好镜头Good Take)的可用比例大约为3:1,在影片送往剪辑前,得先冲洗、再进行最基本调色,要做得精致,三几个小时总免不了,从这个视角而言,要求及时性、时效性高的电视新闻片,运转周期过高,以至于新闻旧闻的几率极大,这长期来说,都是硬伤

所幸的是,一个以电子化新闻采集 Electronic News Gathering 简称ENG摄影电子化革命1970年代初期在美国横空出世,随后迅速被全世界的新闻媒体广泛采用。ENG一下子解决了菲林带给新闻制作的高成本及时间周转期的短板。在1980年代以后,几乎所有电视节目的外景都改用ENG拍摄了。

Picture3
1970年代的ENG (Electronic News Gathering)逐渐取代了16mm的菲林摄影机
32830BF3-B07B-42EB-A4A2-2712C0CD4828
1980年代的电视台节目制作完全进入电子化摄影

RTS解决了硬体设施及其幕后人员的培训之后,加利谷山上的一个大车库也立马方舱了起来,改成了电视演播室。另外,电视台也广征各路高手,罗织了一线战将如平面、布景等美工师、梳化妆师、摄影师等;而在镜头前,电台四大语言的优秀俊俏的广播员,轮番上阵为各自的族群受众,担负起新闻主播的任务,而在体制外从事歌舞表演的艺人以及音乐人才也纷纷受邀在荧光幕前粉墨登场。

标志着新加坡电视纪元在加利谷山正式启动
工程人员在大车库旁架起了电视发射台以供全岛接收电视信号
工程师及技术人员确保所有线路及信号都通畅衔接
技术人员调控视频信号
电视导播在控制室内拍摄的景象
导播在控制室内指挥不同摄影机的运镜及角度
棚内的电视摄影师操作着已经很陌生的室内摄影机
棚内的一般都是“三机”作业

除了樱花与凌云,尤记得在1960年代最耀眼的尤丽、吴刚,舒云、凌霄、方云、黄郦、黄清元、秦淮、蔡城、魏民、朱咪咪等众多艺人也陪伴了一代新加坡人走过了艰辛建国的坎坷岁月,当然,当年的“当红炸子鸡”主持张为(张炜)、爱丽、张少华等……还有王沙与野蜂两位谐星前辈的付出奉献,自然不在话下。

毋庸置疑的是,不管是台前或幕后的前辈先驱,因为有了他们,RTS才靓丽和精彩,也因为有了他们,艰涩的生活更有了滋润。

综艺歌舞节目:樱花与凌云
中文新闻报导:陆月馨

1970年代的RTS

1970年代的国际大环境进入了风头浪尖、诡谲多变的关键时刻,很多话剧团体及艺术表演组织都因各种原因解散了。可这就无形中给了电视台及电台输送了大量的新力军:广播员多了、配音员也多了,原来忙于舞台剧的演员纷纷登上了小荧幕参与了电视剧的创作及摄制;有些则转换跑道考进了新闻室与时事组成了新闻主播和时事评论员。有趣的是,加入电台的广播员以及新闻室任职主播记者的,绝大部份来自儿童剧社;投身时事组及配音组的,更多的是来自丽的呼声的华语话剧组的优秀人才。

值得一提的是,1970年代的华语电台一直秉承着早期传统媒体人的理念,全心肩负起反黄拒赌的健康路线,第三广播网几乎听不到太多在当时被称为靡靡之音的流行歌曲,每天早上的黄金时段播出的都是文艺歌曲及轻音乐。为了增加健康歌曲的数量,第三网定期找来了解散后的儿童剧社部分合唱团成员,担负起制作《歌曲教唱》节目。而在广播剧的制作上,思想正确,积极向上的文化意识成了电台的主旋律,任何灰暗消极的主题故事概不制作。这么说好了,在1970年代的电台华语广播剧,除了名著与传统剧目,时下的故事主题,走的就是当时香港三大电影公司长城凤凰新联(简称长凤新)的路线。

《墨菲法则》不可不信,一夜成名莫过于如此

横跨RTSSBC时代的歌坛前辈为数众多,秦淮、黄清元等在1980年代依然活跃在电视综艺节目上。上综艺节目打歌有两种方式,一是伴随现场乐队现场飙歌,一是对嘴表演,全世界皆然。

在我刚全职入行不久,歌坛前辈秦淮上我节目,随着黑膠唱片的悠扬乐曲,他优雅地演出了拿手好歌:《海水清又蓝》。黑膠唱片在1980年代初依然風行,也是電台與電視台打歌的主要来源。但在電視上用唱片播放的最大風險就是跳针,节目要是预录的尚好,但自我加入电视台后,电视综艺节目全都是现场直播。

恰如《墨菲法則》(Murphy’s Law)所言,但凡可能出错的,即便几率再低,就一定会出错。

随着黑胶唱片的乐曲悠扬启播,秦淮深情款款,忘我演唱;我带着耳机一边取鏡,一边随着优美旋律陶醉其中。突然,我耳机里传来了一个唱针撞上沙粒的巨大杂音,致使我鸡皮疙瘩起来,本能地匍匐着身躯,全身紧绷。正所谓越怕什么越来什么,就在秦淮唱到第二段的海水清又蓝啊……“、镜头停在他Medium Shot(半身镜头)的时候,这张黑胶唱片果然蓝啊蓝啊蓝个不停……

大事不好!现场直播中的节目,唱片真的跳针了!我立马指令负责音响的同事,将唱针赶紧跳过。同事照做,状况消失。

本以为如此这般就大吉利是,岂料再一次海水清又蓝啊时,跳针又来一次,此时镜头早落在秦淮脸部的大特写上,这一下OMG……!原来负责音响的同事一时情急,本该将唱针推前,他却往后拉,导致唱针再回到唱片同一处,遇到同一颗沙粒,撞上蓝啊蓝”……

眼看场面极其囧迫,我本能切到一个远景,叫唤另一摄影师将其镜头晃到已满脸懵爆的主持人,并勒令赶紧客套圆场,火速进广告……

甭说,第二天夜报头版头条,在我尚未做出成绩前,就七早八早一夜成名

但从那一次惨痛的教训以后,电视台全面废除以唱片直播歌曲,但凡唱片者,一概先行转录在录音带播出。

一夜成名的,还有来自台湾的细腰歌后艳丽上我老长官李志中节目的那一档。骆艳丽婀娜多姿,明眸善睐、秋波四射。节目中,她跟着大乐队现场演唱了由林黛主演的电影《金莲花》中的插曲《妈妈要我嫁》。早期的电影插曲是故事情节的重要组成部分,少了它,剧情就脱了轨。这首歌有一段唱到:“……我就双膝跪下叫声妈,老老实实我说根芽;你要打,尽管打,你要骂就即管骂,可别糊里糊涂地逼我嫁。我就是拼了一死,也不能嫁给那个癞蛤蟆。

来了啊!当舞台秀出身的骆艳丽千娇百媚、娇嗲嗲地唱到也不能嫁给那个癞蛤蟆的时候,她白皙纤长的莲花指,飙向一位观众席上的男观众,并向他作勾魂状。作为现场导播的李志中自然按剧情所需,对切Intercut到参与其中的男观众身上。但好巧不巧,那位观众真的长得很抱歉,他看到镜头对准着自己,先是一脸尴尬,但也随之乐在其中,与骆艳丽尽情互动,似乎不在乎被戏谑为歌词中的癞蛤蟆

但没想到第二天的夜报头条,这个娱乐性十足的歌厅秀,被轰得体无完肤。然而也记不起身边哪一位同事幽幽然地说过:没事的,你报纸红了,我们节目不也红了?娱乐嘛!

在1980年代,我见证了广播局日益丰硕的节目形态以及阵容强大的演艺人员:戏剧组7点档和9点档的赫赫战绩,不少剧目占据大马及大陆市场;综艺组大型户外演出连年不断,甚至与台湾、大陆的联播,戏剧、综艺海内外艺人也相互交流,在亚太区的媒体竞争与合作中秀出靓丽的成绩单,其中我制作的《我爱噜啦啦》,更力邀了台湾的《综艺万花筒》的徐乃麟、方芳芳以及《欢乐100点》的李茂山与叶瑷菱前来广播局与王相欽、权怡凤联袂主持。常态性节目如此“盛重”,尽管不是绝后,当也算创举。

从北京考察亚运到坐上主播台

1990年,北京举办《亚洲运动会》,我随同电视台的团队跟着职总的周年庆筹委会亚运会媒体村进行访问考察。飞机甫到北京,我另一位老长官萧智沧给我们的处长龍美莲来了一通长途电话,要求我在亚运会开幕前后,制作一个亚运会花絮成品,提供给当时的《欢乐缤纷》节目在亚运开幕日隔天播出。

毕竟拍摄花絮并不是我此趟前去北京的任务,处长于是先征询我的意愿,我一听说老萧,不假思索地就答应了,但我突然发现,这次来到北京没带任何节目主持人,若就只干拍花絮,似乎欠缺了点人气正当一筹莫展之际,摄影师力推我上阵,在别无选择下,我调度了早年的表演经验,在镜头前边说边临场审时度势尽情捕捉最不起眼、却难得一见的惊鸿与游龙”……。在随行摄影师的通力打气下,一切似乎水到渠成。拍摄后回到媒体中心,在现场等候着我们的剪辑师,早已磨刀霍霍、坐镇以待。从拍摄剪辑、修稿完稿、旁白配乐、混音合成,亚运花絮的成品在同一个深夜完成后,卫星顺利转播成功,如期直达新闻室。而就在电视台这厢,路过剪辑室的新闻室主任韩澄元一看到这段影片,当下就拦截了下来,紧急联系了老萧,恳请借用部分画面在新闻中播出。

回到新加坡,我在剪辑室外巧遇了韩澄元,他细问了我在北京报导的经历后,随即力邀我加入新闻室兼职主播的行列。在下来如同战役般的三年兼职新闻播报,为我媒体生涯历练,桩砸了极其厚实精彩的注脚。

 1991年的海湾战争,因时差而延宕了很多最新“战情片”,只有厚厚一叠的新闻稿。当时的电视新闻在晚上八点现场直播,我们好几次都在最新稿件打印出来后,在距离现场直播只剩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从二楼的新闻室超百米飞奔直冲一楼的摄影棚,跳上主播台、紧急聚焦好Autocue上的稿件,汗雨直刷大气急喘,领带上的麦克风七歪八斜,突然导播室一声大响:“看镜头”……

“晚上好,现在报告新闻,新闻提要……” 这新闻的刺激啊……那真叫“刺激”!还没完,一有最新战情,值班的责任编辑总在新闻直播时,悄然推开直播室铁门,蹑手蹑脚后蹲在主播台前方,小心弹指刷走我尚未念到的稿子再嵌入新稿,完事后头也不回立马走人。心脏不够强大,随时休克。

事实上,在另一个实例中,和我“同场”的陈桂月更了不起。

陈桂月与我从儿童剧社时代就认识,后来成了电视台不同部门的同事

那一天的新闻直播,有一则报导马林百列区吴作栋总理的新闻稿件出了点小状况,时间上已经严重来不及换上新稿件。责任编辑杨群莲急中生智,在只剩下不到10秒钟的时间,她在主控房开了麦克风,冲着我们的耳机,控制着自己的声量,一字一句告诉桂月:“对着镜头,下一则新闻稿,我念一句,你跟着念,全程只能盯着镜头,直到进片”。

话音刚落,镜头出现了桂月。

尽管稿子不长,但也约莫20几秒。我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一下子都懵了,时而望向桂月,时而盯着直播中的电视画面,只见桂月脸带笑容,仿佛以耳机“阅读“着群莲的“声音稿件”,从容淡定,自然圆润,完美化解了“危机”,现如今已隔30年,当晚的场景历历在目,令人叹为观止。

30年后的契机

距离电视台启播30年后的1993年,我再次遇到了一个大契机:《第三届才华横溢出新秀》。

才华是电视台选拔电视明星的重要平台,自1988年开始,每隔两年举办一届,我老长官郭元宝已为头两届付出过极大的心力,郑惠玉、周初明分别摘下了前两届的桂冠;第三届由我接手,在郭元宝先前打下的基础上,我必须力争比他干得出色,那才不至于砸掉他曾苦心经营的大品牌

才华的幕后团队是严格分工的:戏剧组策划,综艺组制作,过去两届都如此。到了第三届,因人事驿动,综艺组全面承接了才华在构思、创作以及执行制作的重大任务,不过,参赛者的演出脚本,依然由戏剧组操刀。然而,这一届才华从构思到制作周期只有八星期,是如假包换的“超大极限世纪末大挑战”。

任何的创作,离不开特定时代的特殊情境,时序已到了20世纪90年代,千禧年也近在咫尺!未来主义几乎成了全球范围内各地话语的主旋律。简单说,从一战开始,20世纪几乎是躁动的,生命财产是脆弱至极的,加上气候变化濒临失控,环保意识争论不休,任何人在地球范围内移民,早已失去意义。而在另一方面,20世纪末确实已迈入信息革命的大时代,许多高科技概念越来越不被人类智力所掌握及理解,尤记得当时最流行的一句话莫过于:人类已没未来,未来就是现在。

相对于1980年代全球融合的黄金荣景,上世纪90年代可说是进入了“脱序”的“惊恐十年”,对“未来即现在”,现在又何其不可控,严重颠覆了人们对“明天”一词的既有概念,于是,“魔幻现实主义”普遍成了影视创作中一个可供探讨及慰藉人心的热门母题!

……

坐起卧榻之侧,打开了天窗,仰望着浩瀚无垠的星空,骤然灵光闪动:既然“未来即现在”,“现在又充满未知”;宇宙有行星,“行星”又与“新星”谐音,而新星需具“才华”;当下既尚有九大行星,谁能否定“未知的现在”,存在着第十颗行星呢?

思路越来越清晰了:地球上气候变化即将失控,环保意识争论不休。是以,宇宙间第十颗行星——“才华星”,正向地球人广发英雄帖,疾呼:“远离灾难、污浊、战火……”冲破所有的界限,让自己快乐、让自己飞!让“期待”此刻兑现,享受和平的世外桃源,直奔“才华星”!

这一倡议,上层立马批准,故事开始…..

盛大的演出即将开罗

“21世纪,传说中的魔术城堡已不再是童话故事中的神话,它确确实实矗立在即将诞生于宇宙星空里的第十颗行星上。城堡里住着的,是四位求才若渴的堡主,多少人千方百计,为的就是想一探城堡的虚实。但据说已有12位才貌出众、学富五车的人,即将轻叩这座富丽堂皇的城门。”

1993年3月21日,《才华横溢出新秀93》节目播出时,万人空巷,娱乐夜店几乎停摆。

迈入21世纪的20年代,新加坡电视启播到2023年时就一甲子。从15岁即活跃在广播电视圈已然近半个世纪的漫长岁月,在与一代电视精英们锲而不舍的奋进搏斗中,享受了广播电视节目为我们带来的长足腾飞后的成就及荣誉感,这份殊荣感更在我离开电视台后,越发夯实了我在下一段影视制作生涯中,厚实坚韧的专业底蕴。

末尾,期待新加坡电视及电台能在21世纪持续奋进辉煌,在几代前人的肩膀上加速弹跳腾跃,极大化地为媒体后进们创造无限可能的疆域与星空。

“机会不是等待的,而须奋力创造!”与大家共勉之。

1993年的《才华横溢出新秀》

分享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继续阅读..

180

个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