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ganise Your Filmmaking! Several Ways Filmmakers Waste Time And Effort

Author: Jason Cayanan, APEX Filmmaking seems to be a dream job, isn’t it? After all, almost everyone has a favourite film or television series of some sort, and it’s a filmmaker’s job to create those experiences. Being a filmmaker, you can boss around celebrities, film cool action scenes, and have your face plastered all over […]

First Day Of Course – an insight by a new student

Author: Jason Cayanan, APEX Hello, my name is Jason Cayanan, a Assistant Producer at Asia Pacific Exhibitors (APEX for short). I will be writing about a specific lesson in a five-day Direction and Production module, conducted by Clifford Ng. Clifford Ng is an old hand in the media industry, having more than three decades of […]

Multi Camera Live Stream & Broadcasting Lesson

Author: Jordan Woo, APEX Recently, our team attended a film production course by SGMP Pte. Ltd. To our surprise, one of the lessons covered the topic of multi camera live stream & broadcasting. We were expecting to only learn about filming and production planning through this course, in the end we got more than we […]

達人說系列 第二集:【兆錦說】 一筆漫畫一世情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jm2zPt0ONM&feature=youtu.be 【智能手機製作】SMARTPHONE PRODUCTIONS  【達人說】系列 THE CONNOISSEURS 電視稿 THE VIDEO SCRIPT自述:陳兆錦 NARRATED BY CHEN ZHAOJIN 綠綠的樹,微風吹拂在你臉上,這跟城市的生活有著很大的反差,為什麼我有這樣的感覺呢?   我今年已經70歲了,我還在城市裡奔波,為了生活,當然有一樣東西,就是為了我的信念。人家說,人生七十古來稀,那個“稀”字就是你能活到70歲啊,很少有。少有什麼呢?我覺得,生命還在啊,還可以活到100歲。少甚麼呢?就是你的奮鬥。   到了這個年齡了,就是你跟年輕人之間的一種較勁,也就是說,你必須緩慢、緩衝你的步伐,看著年輕人的發展,欸,等於說,你甚麼也不用做啦?你的經驗呢?你的人生閱歷呢?你當年所迸發出來的……“藝術之光”呢?難道就停了嗎?   我愛我的經驗,我愛我的生命,我要把我當年所學到的東西呢,在這個稀有的年代裡面,再發揮。實際上我現在還在動,身體在動,聲音也在動,還有我的思維在動,我的藝術魅力還在動。   為甚麼?學校的舞台上,經常邀請我在那兒表演。大舞台不上,小舞台另有一番滋味兒。   SOT小朋友:我喜歡聽故事……   聽到小孩子們的笑聲、驚呼聲,欸,不知不覺中我覺得,通過故事,這個美麗的情節,告訴他,甚麼叫人生?甚麼是活著的意義。啊,所以我在想啊,小朋友是可愛的,所以我必須在他們發育的時候呢,通過我以前在兒童劇社所學到的,語言、表演藝術,甚至是歌曲、舞蹈講故事給孩子們聽:   【兆錦講故事:《小飛象》】   SOT “啊,你的蛋不要給我壓扁,你的蛋在哪裡?啊哈,大象媽媽謝謝妳啦。為甚麼樹上有一個大麵包?為甚麼大象可以爬樹了?妳去了哪兒啊?嗯哇……鴕鳥媽媽瞪大了眼睛,張開牠那鐵一般的翅膀;玩玩玩,到現在才回來?啊,那怎麼辦啊?嗚嗚嗚……我要媽媽。我不能回來的,我怎麼辦啊?蛋在上面啊,好大好可愛。”   美中不足的事孩子有時候聽不懂,欸,我們就用畫畫的途徑,把那個故事的人物畫出來。行嗎?在這樣短的時間裡面?行,功力還在呢。   為了這個環節,我不停地學畫,我覺得人生有兩個字我一直要堅持的,就是鍛鍊,你鍛鍊,熟能生巧。譬如說,演戲也是這樣,不同的講話、講台詞,你的語言就流暢了,你的表演就自然了。那畫畫也是一樣的,一樣要鍛鍊,那現在我不假思索的,一幅畫就出來了,神來之筆的感覺,那就是鍛鍊了。   所以朋友們,我們來到了70這個年齡,不是停格的年代,我們必須一起努力,把以前我們所有學到的東西呢,加工,熟能生巧,讓年輕人知道,鍛鍊出來的東西才是真的,才是實的。   有人問我陳老師你是什麼時候開始繪畫的,怎麼你畫得那麼生動?   畫,對我來說,是我的生命的一種結構。因為從小,我媽媽生了十個孩子,在印尼的時候。   我是第六個,就我一個喜歡畫畫,家窮,爸爸為了養十個孩子,沒有零用錢給你的,可是到了月底的時候,他也想辦法,買一本圖畫簿,還有一盒彩色筆給我。   爸爸就是爸爸,他好像看到我這個孩子,有這方面有才華,所以,在任何的窮困的情況底下,他都會支持我的生命走向這個方向。 後來來到了新加坡了,寄人籬下!喔,這個故事我們就不說了。寂寞,孤單。也沒有辦法跟父母撒嬌,我沒有這個權力,也沒有這個機會。那剩餘的時間就是畫畫啦,從早畫到晚。   到了參加兒童劇社, 我這方面的才華啊, 就好像一個世界打開了,為甚麼?舞台的表演必須有美術來襯托的。比如舞台上的佈景啊、網景啊。我開始接觸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學習台前幕後的表演專業,和幕後的美工製作,所以啊,我一邊參與舞台美術的工作,一邊學習話劇和歌唱的表演,那段日子,生活非常的充實,藝術之光,對我再也不是那麼遙不可及了。   我還記得在1970年,“平壤藝術團”來到新加坡演出,除了舞蹈好, 還有他們舞台的美工啊!哇, 驚為天人!怎麼畫啊?那個網景,還有背景怎麼說變就變啊?還有瀑布能動的呢!哇!這個給我很大很大的衝擊力,當我跟幾個搞美工的朋友到了他們的後台看,才知道這個和那個……可是人家有人才, […]

【艷賓說:動作無國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Rzot7WwCzk&feature=youtu.be 【智能手機製作】SMARTPHONE PRODUCTIONS  【達人說】系列 THE CONNOISSEURS 第一集 【艷賓說:動作無國界】電視稿 THE VIDEO SCRIPT自述:王艷賓 NARRATED BY ACE WANG 旅居新加坡超過20年的武術指導、動作導演王艷賓,暢談自己在菲律賓參與了幾部大型電視連續劇的製作,談話中對自己以武術動作為傳播東方文化並培育了菲律賓不少年輕後進的舞蹈員成為武行新生軍,深感欣慰與自豪,這帶給菲律賓電視連續劇一番新景觀。 你問我,一個華人怎麼可以在非華人的國度裡面,來傳達文化,這是很矛盾的。為甚麼呢? 你要問我,我是做什麼呢? 其實,我在菲律賓是拍電視劇的,電視連續劇的。 在菲律賓這個國家,電視還是一個主要的傳播文化的媒體,電視連續劇在生活當中是很重要的。所以你問我,哇,你一個華人,怎麼跑去菲律賓拍電視劇,而且你懂得他們的文化嗎?其實我告訴你,我真的也不懂。如果你要知道,我是通過什麼方式,來傳達這樣的一種文化時,那我要告訴你:我的職業是什麼? 我的職業就是–動作導演。 PID其實,“動作”本身是沒有國界的。任何人都有自己的“動作”,對不對,他的動作出來了,好看就是好看,不好看就是不好看。動作本身的內涵是有文化的,動作的型態,那就是文化,尤其是我們在拍電視的時候,也就是動作場面,那就是文化。 我接觸到菲律賓的電視劇製作之後,了解到了菲律賓的“動作文化”是什麼。其實它受西方的影響是蠻大的,所以在它的戲裡面呢,每一個動作都很西方化,非常直接。我作為一個華人動作導演,要參與到他們的製作當中,如果我沒辦法能夠把一些新的元素帶進去的話,那是沒有優勢的。 “And… Action!”所以我了解了他們的動作概念之後,我就在想:我怎麼可以把我們東方的一種動作文化融入到他們的製作當中。   “Action…”他們是很直接的, 比方說,一個人走過來,他就……砰……!這個人他就倒了,沒戲了。可是,這個就是西方的一個動作。這在華人動作戲都的裡“動作”不一樣,舉例來說,在華人的動作中,一看有人來了之後,他首先不是先打他,而是先躲他、躲他……“砰……”,這時候他兩下動作,“砰……”,所以我們把這些動作給豐富了。 PID因為中國的一些動作文化是比較花俏的,但這些花俏的動作不可以太Over、太誇張,太誇張的話,不符合它的文化。 可是你要能在他這些動作加上一些有觀賞價值的技巧,可能會讓觀眾覺得非常好看,所以,在這樣的一種切入點,我想,我怎樣可以把我們東方文化的動作,稍微改良一些,然後融入他們的拍攝,所以,這個東西出來後效果頂好的。 我在這整個製作當中,訓練了好多的動作演員,我們叫“替身”也好、“武行”也好,他們就是“動作演員”。他們其實真真正正的根本不是從“動作演員”出身的,因為他們都是舞蹈員。 我為什麼要用舞蹈員呢,因為舞蹈員的肢體協調性比較好,而且他們的翻騰跳躍技巧都很好,只是缺少了一點動作打鬥的概念。所以我就在這些演員當中,訓練這些舞蹈員一些“打鬥的動作”概念,所以當“舞蹈加武打”動作融合在一起後,我覺得挺棒的,為什麼?因為太好了,因為他們的身體素質加上自身的條件,外加他們對電視製作的熱情,所以這些年輕人……很好!   第二部分:動作是不分國界的;文化其實是一樣的;所以為甚麼說一部好的動作片,不管你是在西方國家或者是在東方國家;白人的國家、黑人的國家……都沒關係,好看,大家都會追捧。 有一場戲,在一個沙漠,有很多人包圍男主角打架,本土的製作角度裡面,他們表達男主角的一個比較有Power的動作,一定是男主角永遠都是像”超人”一樣,見到人就一拳砰一個,也不管你來多少人,100個人、10個人,要是到他身邊,都會“砰砰砰”彈開了,所以他們的動作都是分階段的,一堆人湧上來也都是一個“砰砰砰砰”地把對方擊倒。 我想改變它一下,所以我就想到一個畫面,讓10多個人一起圍攻住他,男主角只需要一個動作,把所有10 多個人全部彈開,所以這就是我在一個非華人的文化中,可以傳達我們的“動作文化”了。   整個製作過程我是很開心的,也很enjoy,雖然有時候雞同鴨講,我比手畫腳,他們也比手畫腳,可是當我把一個動作概念交給演員的時候,他們都很聰明,演員學動作的時候都“真聽、真想、真感覺”,他們都能理解我在講什麼。 工作人員也一樣,當你告訴他們自己需要一個怎樣的角度,要拍怎樣的感覺……其實我在講的時候,可能沒人聽得懂,但是當他們把鏡頭按我的要求擺上的時候,霎那間就已經能感覺得到了,而且以他們的專業,豐富了整個畫面。 當我們完成一場戲的時候,我覺得,“專業”,還是需要一組有“熱情”跟有“創造力”的人在一起合作的時候,是可以做出來的。 我也很開心,除了自己在這個環境裡面,可以通過電視畫面傳達一種東方人的一種文化,給了他們年輕人一種生活的技能吧。 我相信他們將來成為菲律賓電視動作的主流。 我拍戲有一個助手,菲律賓人,差不多10年、8年前吧,我第一次用到他的時候,他也還是一個舞蹈員,那個時候真的很青澀,什麼也不懂,迷迷糊糊的。可是他現在可以說是在整個菲律賓電視圈中,一個最棒的武術指導,就是在這一段漫長的、接近10年的合作當中,他很努力在學,他也很聰明。 至於我,只給了他一些能夠開發他想像跟創作空間的一個角度,他平時看多了菲律賓戲,武打動作的概念就這樣子,可是當他在跟我合作之後,我在帶他的這幾年當中,我走的路線永遠都不是在他的主流概念裡頭,我會在他的主流裡面找出一個角度,讓他去發揮一些不一樣的東西,所以這也開發了他對動作創作的想像空間,再加上他對當地的文化……他是菲律賓人,所以有他菲律賓文化底蘊的襯托,加上他對動作概念有著極大又豐富的、天馬行空的想像空間,你想想,他在整個菲律賓演藝圈,我相信,將來會更了不起。 他們的身體素質很好的,只是他們不會打嘛,所以你看我讓他們翻觔斗……其實很漂亮。可能是國家的生活環境與條件不一樣,所以他們很能吃苦,不怕痛,也不怕髒,所以這個對我來講太好了,因為拍戲本身就是一個很苦、很累、很髒的事情。 可能我無法完完整整地去理解他們心裡面想些什麼東西,可是我從他們的心態、跟我在一起接觸、合作的時候,我感覺到他們生活的這個環境啊,跟我們差太遠了。他們今天還需面對一種生活保障的挑戰吧,你看這些年輕人,他們都有一種熱情,因為他們做舞蹈員嘛,他們跳舞真的是好棒的,而且那種韻律啊,跟他們那種翻騰跳躍的難度,我覺得太棒了這些人。 你問他們為什麼要選擇跳舞?首先,他們參加比賽,就能獲獎,獲獎之後有獎金,這就是他們的一種生活方式。可是當有一個新的行業給他們的時候,就是說:喔,你去拍戲吧。 拍戲本身也是一種舞台的表演,舞蹈也是一種舞台的表演,所以他們都在一種表演的狀態下所產生出來的,他們對表演,一點都不陌生,而且他們喜歡表達。所以當你給了他們另外一個舞台空間拍戲,而且用回他本身已經掌握的專業,加入一些新的元素,他又學到了新的東西,對他們來說是太好了。 坦白說,拍戲的收入比他跳舞的收入高,這是很現實的,而且我們的工作是每天都在做,有收入,又可以表演,又不討厭這份工作,所以他們就來了,很好,很好,非常好。 出門在外靠朋友,當然一定是要有朋友引路,才會有機會到一個跟自己文化不一樣的國度,可以從事一個傳播文化的工作–拍電視。可是你又不懂得對方的文化,怎麼去到人家的國家拍電視劇呢?動作是不分國界的,我可以用我的動作文化,在一個完全不是我的文化的國家,傳播我的文化。 其實人生中是需要有知己、更需要有貴人的。我非常感謝我在菲律賓這麼多年、我的知己跟貴人Lester王小平先生。他是菲律賓的電影跟電視的導演、成功的企業家。非常、非常感謝他這麼多年與我的默契合作。也感謝我們菲律賓的特技組的兄弟們:特技360。因為有你們,所以電視會更精彩

《 找茬 · 找茶 》

從語文修辭上而言,這支廣告錯失了媒體巨大的影響功能 — 教育。 很多媒體人一聽到「教育」一詞就退避三舍,認為那是學校的事。 這恰恰反映了媒體教育的疏漏。 媒體本質上就天然地甩不開教育的特質—不管你要「教好」或「教壞」社會。 廣告業界有一句經典說:小心自己作品的(思想、文化)意識,因為觀看自己作品的,搞不好就有自己的至親和所愛的人—尤其是自己的孩子。 我跟廣告導演兼創意人Jaze說,以一伙凶神惡煞的黑道幫派穿梭在後巷中橫行霸道,叫囂要「找茬」,來對應本廣告最終銷售的產品《找茶》,是一個難得一遇且又天然融合的「文字花俏」的經典產物。 黑道找茬,「找茬」者,「麻煩製造者」也。 影片一開場,單刀直入,再直搗黃龍,來到了「茶室」,嘶喊一聲:「我要找茬(找茶)……」,嚇得在場客人目瞪口呆,全場定格。 須臾,一個龐然大物局部入鏡,身高超越了黑道老大半截身軀,忽而龐然大物俯身彎下,手捧托盤,上有《找茶》新產品,此「茶」非彼「茬」,一個twist的轉折,天都亮了! 很好的橋段,是中文廣告中,難得一見的精彩小品。然而我告訴導演,畫面上少了美術字幕以凸顯「找茬 · 找茶」的微妙文采,錯失了廣告教育(中文)的難得機會! 順便一提的是,劇中加插了阿嬤的孫子也叫「阿茶」的台詞及情節,既是「伏筆」,也為廣告提早發揮了「點睛」之妙。 我對導演Jaze說,為我特製一個加插「找茬」(Find Trouble)的美術字幕,以讓我下次在為國大中文系商業華語的講解中分享。

ERIC THAYNE LIGHTING SECRETS WORKSHOP PART 5: Beauty Lighting

In this video, we’re gonna talk about beauty lighting. This is the type of lighting that you’ll typically see in fashion spots or commercials for hygiene products, like Dove, or Head & Shoulders, for example. It’s a very common lighting setup for those types of commercials, especially when shooting women, because it produces a very soft light that […]

ERIC THAYNE LIGHTING SECRETS WORKSHOP PART 4: The Four Characteristics of Light

In this section, we’re gonna be talking about how to control, modify and shape your light sources. This is the single biggest, most important skill you can learn as a cinematographer and will take your work to the next level if you learn how to do it properly. It’s not just enough to just throw lights up anywhere […]

ERIC THAYNE LIGHTING SECRETS WORKSHOP PART 3: Three Point Lights

In cinematography there are three main light roles that you’ll use to light your subject in a basic three point lighting setup. These three light roles are the key light, the fill light and the back light, which is also known as a rim light or a hair light. The key light is the main […]

ERIC THAYNE LIGHTING SECRETS WORKSHOP PART 2: 4 Common Types of Light

First, it’s important that we talk about the types of lights that are most commonly used in the film industry: LEDs, fluorescent, tungsten, and HMIs. Now, if you’re just starting out, you’ll probably find yourself using LEDs most often. LEDs have become very popular over the last few years because they’re lightweight, they don’t get hot a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