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963到2021– 掌握每一个人生契机》

作者: 黄治澎 [ 第一段 ]  我能深刻体会Richard Collier在当下无法自拔的切肤之感,当他得意忘形、在他穿着的一袭外套衣袋里掏出了一个铸上“1979”(年)的硬币之后,瞬间破了自己的催眠,立马被吸入时光隧道,硬生生地与Elise McKenna剥离开来,随后在湍急的时光漩涡流中,远离了1912年,挥别了在美国百年老店Grand Hotel 邂逅的Elise,穿越回到了70年后的现实中。 凄楚、焦虑、惶恐、茫然、失落、不舍……一拥而上,至此,最缠绵悱恻的爱人永别隔世;他,郁郁而终。 我庆幸不是Richard Collier,因为我回返得了现实中来。Richard在《时光倒流70年》(Somewhere In Time) 如魔似幻地与70年前的舞台剧女演员Elise McKenna相遇,却无意识得自拔不了。与Richard相比,那年我游晃在1963年新加坡电视启播及其后来的十几年黑白世界,重遇了那些有了记忆时就似曾相识的陈年画卷,如同一盏盏走马灯;又似那一段段熟稔久远的人事物境,每天八小时,稍微失神,就与现实剥落了。 1974年,档案室里的世界上了色,“世界杯”掀开了新加坡电视台的彩色帷幕。 电视台影片档案室的Ms Poon每天下班时,总要半推半哄催我离开。 锁扣声响起后,我只能蹲在门外,约莫半小时才回过神来,时空航旋如此这般持续了一个月。 1988台庆25 那是1988年,老东家台庆25周年,是新加坡电视启播的银禧年,不断穿梭时光隧道进出档案室,就是执行任务,为筹拍银禧大型歌舞节目收集素材,一头栽入时光隧道。 《25周年电视启播银禧夜》(The 25th Broadcasting Silver Jubilee) 在Swissotel The Stamford现场直播,我任编导。这座72层楼的酒店,在当时堪比Marina Bay Sands,而令电视台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恍如丢下一颗震撼弹的消息是:“银禧夜”的节目形态是综艺歌舞,晚会主宾是新加坡国父李光耀。上层说,时任总理是1963年“新加坡电视大楼”(TV Building)的奠基者,适逢25周年电视启播盛会,李光耀的出席意义重大。 邀请李总理当综艺节目的主宾,这主意在1980年代提出来是极具挑战的。大家都问,总理会爱听纷纷扰扰的流行乐曲吗?还有艺人衣着过于清凉且又热情似火总理看得惯吗?别笑,那是1980年代,你懂的。 从档案室25年漫长的“时光倒流”走出来后,我日以继夜地全情剪片。与我交情不错的几个时事组老同事,总会在经过我剪辑室时,一个接着一个“借机”串门。这个说:“不能拍总理侧脸啊,他会很感冒的。”那个说:“老李说他鼻子不够高,要小心取镜!”总之,大家都似乎很关爱于我,唯有一个坏人说:“演出到一半,老李要是走人,你也要准备收拾包袱。” 临现场直播前,第五波道“节目播出主控房“(CONTY 5)提醒外景车队(OB Van)现场,随时做好直播准备、并即将倒数正在播出的商业广告的最后十秒,Walkie Talkie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说:“记得要多拍总理的镜头,不要侧脸的……” …… 舞台上绚烂华丽,25年所有电视剧主题曲响彻云霄,现场大屏幕上黑白与彩色相互辉映,一场嘉年华会的台庆下来,当主持致感谢辞之际,我猛然惊觉:“总理没走耶!” 综艺节目新型态 这是我第二次被钦点制作“带有政治性”的综艺型节目。而第一个则是全民竞唱“爱国歌曲”大比赛《唱吧!新加坡)(Sing Singapore),比赛地点在加龙剧院,那场比赛的座上宾,是老同事们都很敬重的已故总经理Mrs. Wong Lee Sock Tin。 在1980年代中后期,这一类型的”新型”综艺节目俨然已成新常态,而且方兴未艾,1990年的“国庆节倒数”嘉年会(Count Down to National Day)随后登场,不用说,这一类节目都或多或少必须让我一而再、再而三地与档案库为伍,深入挖掘历史影片,强化内容信息,以体现电视台秉持的社会责任—“To Inform, […]

We are Great, as long as we know it!

Do you agree that so much of online content is plagued by lazy scripts that suspend the viewer’s sense of storytelling ?   The art of scriptwriting has always been regarded as a kind of gifted SUPERPOWER!   It’s been said that: “Stories move through the known world into the unknown world, and back again. […]